AWarbler

卡文卡上天。我流摸鱼,非常非常崩

【静临】离婚(1)24k纯糖

折原临也提出了离婚。平和岛静雄并没有反对。

他只是炒菜的动作一顿,把滑倒手腕边的衬衫重新撸起,继续忙活,“吃完饭再出门。”
一如之前数千个早晨一样。
本该感到温馨的小事在此刻却成了难以忍受。折原临也在餐桌边驻足:小小个的金枪鱼寿司精致地排在盘子上,昨天他们买得太多还没吃完。他的对桌有满当当的一杯牛奶,那是静雄每早的习惯。正在炒的菜他可以选择做成便当或者现在就吃掉,电饭煲里还有白软的米饭。冰箱中有他们从寿司店回来路上顺便买的面包,是一个小猪的形状,他觉得很像小静的笨脑子于是就买了,其实不是他喜欢的口味。

按着微疼的肚子套上椅背上的外套匆匆出了门。折原临也最终选择先吃掉所有金枪鱼寿司让静雄饿着,再把那个猪头面包扯出来一口一口吃掉。
吃撑了的折原临也万分后悔。

听着远处传来的关门声,平和岛静雄做了半个小时的菜终于装在了便当盒里,兀自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已经没有人需要这个盒子了。

其实结婚也不过就是情到浓时的事,想要离婚也不过仅是七年之痒。
他们的初见还算愉快。高中的青葱岁月,漫天的樱花飞舞,折原临也向下望去,第一个看见的就是那个染着金发的少年。
他从来都喜欢观察人类。站在楼顶,俯视众生,行人如流水般涌向各自的归宿,未曾有过人在意过,或者注意到高处有人用红色的眼眸看着他们。那眼里是狂热,博爱和兼容,夹杂着一丝疯狂。
这是一出意外。
他发现这位勾起他兴趣的人类有双漂亮的金色眸子,极为干净纯粹的色彩。
他们在此刻眼神对视。
折原临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之后他称呼这位人类“怪物”,昵称是“小静”。
这引得少年勃然大怒,抄起身旁的垃圾桶就向他砸来。今天正轮到两个犬猿之仲打扫操场,一桶落叶就落在他身上,散得满地都是。像是舞台剧的开场,歌妓即将梳起发捻起扇,摇曳步伐登台去。
他们的故事也就此开始谱写。
折原临也还是笑,迈着轻快的步伐溜走,独留平和岛一人面对满地落叶发火。

很多年以后静雄问临也为什么老是在笑,还笑得怪里怪气人看了就想打。临也趴在提问者腿上的身子一翻,说分明是只有你想打我,我那么招人喜爱怎么有人会产生想打我的念头,你这是污蔑!
静雄于是不屑,却揉了揉临也的头,手感毛茸茸的:行行行你最可爱你世界第一可爱,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
临也把静雄的头一按,对嘴亲了上去。那是,临也说,我喜欢着全人类,全人类自然也喜欢我才是。

但是我爱的怪物只有你一个。

平和岛静雄是折原临也世界唯一的怪物,他高大威猛英俊帅气,只比他丑一丢丢。而且还四肢发达孔武有力,除了脑子笨了点,简直是个完美的男人。
的确笨呀,折原临也想。这偷心的怪物何至于在把他的心窃走后,好几年都没发现呢?

折原临也真是气急。
“所以说,你就为这点小事影响我和塞尔提温存的时间?”岸谷新罗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当然。”临也理直气壮的占据了沙发最柔软的位置。“这可事关伟大的——情报屋的——终身大事。”
“上次你也这么说,和静雄结婚前。”搅了搅刚冲的咖啡,昨夜被塞尔提罚睡客厅心此刻还痛着,原有和塞尔提道歉的机会结果却被大清早神经兮兮跑来的折原临也给搅浑了,岸谷新罗对此十分气愤,“怎么?全日本通过同性婚姻法后第一对结婚的同性恋人终于闹掰啦?静雄终于受不了你了?还是说叫什么来着?嗯哼,七年之痒!结婚七周年打算玩玩这个?离婚梗?”
折原临也惊奇:“又不是你和塞尔提的结婚纪念日,你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你还说——”新罗把咖啡一口闷了,“你俩每年都秀恩爱秀得生怕全世界不知道你俩在一起几年了似的,实在是辣眼睛。太辣眼睛了,电视还直播,出名了不起哦?”
“明明是你家塞尔提更出名吧。搞得整个池袋天空都是黑色爱心气球的是谁啊?”临也白了新罗一眼,“不过我这次是认真的,对于离婚这件事。”
岸谷新罗将脸上表情收起,“被我猜中了?”
“嗯哼。”临也哼声,“七年之痒。婚姻糟糕的代名词,最常出现于家庭伦理剧,特别是那种几十集几百集的超长连续剧。结局除了离和继续过下去没有其他的了。”
“在昨天之前我还真没见你们痒在哪。”新罗坐到临也对面的沙发上,“不是还手拉手去吃寿司么?”
“谁知道呢……正所谓‘恋爱中人心事难猜’吧。就是,突然、觉得过不下去了。日复一日的同一张面孔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动作,僵硬循环的一日三餐,连对方更换了什么味道的洗发水都知道,生活简直毫无乐趣可言。新罗你应该明白的吧?啊,不,你不明白。”
“你还没结婚呢。”
“我可去你的吧——赶紧出去出去,这是我和塞尔提的爱巢。别说七年之痒,二十多年都没痒过!我们和结婚已经没什么两样了,情人节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世界都会沉浸在我们的爱意当中!”
“日本可还没有出台人类和妖精的结婚法律。”
“我现在要后悔为什么高中要介绍你给静雄认识了。你这种坏家伙烂地里比较好。”
“显而易见的我没有,还长得极好,枝叶繁茂。”
而且,就算没有新罗这个媒介,他也会追上去。
追上去,朝着那金色的、耀眼的太阳。忘却了自身只是飞蛾。

细数下来从未有过任何人表示过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般配过,从来没有。除了某腐女,所有人听到他们交往的消息首先都是惊讶,抑制不住的质疑,接着谣言漫天乱飞,甚至有他们俩被下了黑魔法一说,还有许多人坚信着。
对于热恋中人,他人的疑虑自然不是问题。犬猿之仲又如何,相互厌恶过又如何,就算刀剑相向,遍体鳞伤,此刻他们是爱着的。
他们是爱着的,灰暗的天地间就剩彼此仍留有鲜艳的色彩。那是太阳,是月亮,是光,是灯,是蜉蝣人生间存在的唯一意义。于是他们默契非常,在看到通过同性婚姻法的那一刻,眼神对视的那一瞬间就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对方想做什么。两个人大半夜的跑到市役所门口,吹了一夜冷风终于等到工作人员开门上班。拿好戸籍誊本迅速填好申请表,完成,提交,一气呵成。匆忙间拍摄的照片自然不太好看,不过幸好他俩颜值都在线上,就算发型被吹得凌乱也掩盖不住那是两个帅小伙的婚姻届的事实。
拿到手的证明书小小一张,粉色的,轻又重极,担负了属于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两个人的后半生。
嘴里不停地嘲讽着彼此的愚蠢举动,想想就来气,世上怎会有如此痴傻之人?可向上扬起的嘴角怎么也掩盖不住。
既然无法遮掩,便纵情大笑吧。
喜悦,欢欣,爱意,充斥心间。
彼时正值暖阳升起。

 
 
但是现在他们即将离婚。
即将离婚。



————————
五一前写完【flag】
复健产物…
第一次写糖…希望有人喜欢吧

评论(7)
热度(60)

© AWarbl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