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rbler

卡文卡上天

【静临】《本末倒置》,短篇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以前在贴吧发的旧文,现在搬运过来

*顺序是:结局——开始,当然倒着读也没问题

*文笔渣,ooc会有

以上OK吗?


10.Finish

平和岛静雄有些烦躁,自从那次和折原临也不明不白的约会之后这是常有的事情,单细胞生物没有大脑,所以也理应没有记忆这种东西,但静雄却控制不住自己会想起那天。

——还有那个更令人糟心的吻。

或许说不是吻,只是一般情侣间亲昵一样的轻吻额头,可这是发生在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之间,单单只是扯上这两个人身上的事情就足够打上“不可思议”的标签什么了吧。

“啧……该死的跳蚤……”单细胞君碎碎念,可是并没有想太多。

没有折原临也的池袋的确是平静了很多,平静到平和岛静雄都快感到陌生的程度,或许说平和岛静雄过去的生活有一半都是和折原临也纠缠着的,现在抽去了静雄讨厌的一半,唯独留下他喜欢的一半却令他感到缺了什么:并没有喜悦完全替代厌恶的感觉。

所以说,人到底还是犯贱的生物。

手机铃声却在这个令他纠结到感到莫名的空虚寂寞冷的时候响了,静雄不耐烦的按下了接通。

“请问是折原临也的亲属吗?这里是医院。”除了冰冷的女声和回荡的足音就听不到什么了,是医院没错,这是平和岛静雄知道的几个安静的地方之一,毕竟这是如少年一般热血的池袋。不过扯到折原临也这的确让静雄不快。

“不是,但我认识他的亲属,我可以帮忙转达。”姑且帮临也那个混蛋一下吧,反正是找和临也有血缘关系的人又不是临也。静雄这么别扭的想着。

不过,来自医院的委托么?

“啊,那好的,谢谢您了。”

“请您通知他的家属,来新宿综合医院确认尸体。”














啪嗒。

手机掉了吗?

9.Rewinding

眼前一片黑暗,只有微弱的光强调自己的存在感。临也知道护士小姐很尽职的打开了灯。

像是有人亲切的捂住了临也的耳朵,一切都寂静得很,唯有临也打开手机的声音。

“咔。”

临也盯着屏幕不知道要做什么。明明是平日里最常用的工具之一。

似乎想联系什么人,但又好像谁也不想联系。

默默地又关上,打开,关上,打开。临也似乎找到了事情做。

熟练的调出通讯录,把手机凑近眼睛——这样他才能看得清,一个个看过名字,然后,一个个删除。

父亲、母亲、双子、新罗、赛尔提……平和岛静雄。

“小静果然啊……最讨厌了。”带着点笑意,临也念出这句早已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语。像是情人间的呢喃,缠绵,甜腻。

然后,远离,删除。

看吧,果然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包括小静也是。

执念最深的小静也是。

折原临也又感到不高兴了,“啪”的一声再度关上手机。反正他本来就是喜怒无常的人,这么想着的临也却明白这次自己又闹别扭了。

是前几天的事情,回想起来像是上个世纪,医生叫自己填写亲属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写了双子的电话。

不过,好像顺手写成了小静的电话号码。

……真是讨厌。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想起来。

赌气一样再度打开手机,随便点了个录音文件来听,是嘈杂的人声。

啊啊,我果然最喜欢人类了。

随着文件的播放,临也平静了下来。

他有些困了。

困到没法动了。

安静一下吧……

他想要休息。

最爱的人类也别想打扰他。

然后真的安静了下来。

临也却开始再度后悔。

啊啊,是这个录音啊。令人厌烦的——



“小静。”

“啊?啊……什么事。”

“知道送恋人回家之后要说什么吗?”

“那种事情我哪里……!”“我爱你。”

“我、爱、你。”

“临也你……”

“小静也说一声嘛,恋人的义务哟。”

“额……”

“说一下嘛,我明天就离开池袋了。”

“我……爱……你。”

“不满意,重来!”

“……你!”

“不然约定无效的哟小静。”

“额啊啊啊!混蛋……就试一次……一次!”

“……!”

“临也,我爱你。”





彻底安静了。

“啊啊,真是的,说得那么深情干嘛呢。”临也无奈地笑了一下,“反正……”

“我也爱你。”











“看玩笑的啦。”

8. Rewinding

临也一觉醒来,觉得从未有过的精神。莫名带着点灾后重生的的感觉——一切都是如此的充满生机。

“啊……啦。”临也笑笑。真是久违,还以为要再一次从早上睡到下午才会体会到呢。

和往常一样的跟护士小姐们说“早安”,然后默默啃着饭。

——有点丰盛,像是午饭,不过现在是早上吧。

临也沾沾自喜,是喜欢我的意思吗?以这种别扭的方式体现……还真是有趣人类。

故意忽视掉护士小姐意味不明的眼神,独自一人走到医院的花园里晒太阳。事实上想像以前一样蹦蹦跳跳的走过去,不过自从被院方敲定为高危动作而被禁止了之后,临也再也没尝试过。当然了,临也从来不是能安生的主,不然池袋也不会保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状态那么久。要是临也的身体能够支持他的折腾,他绝对能在生病期间把一切路程改成一蹦一跳的。

就今天而已——跳着走一下,反正今天精神那么好。再不活动一下就真的成为老爷爷啦。

像是拼尽全部身家赌博一样的刺激心脏,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蹦蹦跳跳地到椅子边上又瞬间倒在上面,兀自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好吧好吧,也许这段时间我要扮演一下老爷爷。临也闭着眼睛感受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很暖和,像是被人拥抱一样,虽然临也知道不可能。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喜欢就好了。

迷迷糊糊间又睡着了,啊啊,真讨厌。好不容易精神了一下的说。

再次醒来已经是落日时分,临也的单人病房刚好是观赏落日的大好位置,临也没怎么犹豫就又蹦回去了。

“讨厌。”莫名的,临也却嘀咕出这样一句话。

“真是的啊,以赛亚怎么可能预知不到自己的结局呢……”临也张开双臂转着圈圈,“可是看到了真是厌恶……”

“人类嘛,果真是犯贱的生物。明明知道装作不知道,喜欢装作不喜欢,爱了装作讨厌,自相矛盾。”倒在病床上,临也对着苍白的天花板喃喃。“像这样明显故意的示好啊,只有那些傻到不能再傻的人才看不出来。人类却总是被自己蒙骗过去呢。”

“哈——开什么玩笑,我才不是这么容易伤感的人,我可是永远的21岁,永远的哟~”



7.Rewinding

临也默默牵过静雄的手,对方的温度传到了他的手上。

“嘶——临也你干什么……你的手心怎么那么冷?”静雄有些不解临也的举动,但是他的发现很快把他的注意力转移了。

“恋人之间会做这种事情吧,很正常的哟小静。不过小静这种恋爱白痴应该是不会懂的。哈~毕竟小静是迟反应迟钝的物种嘛就算是别人喜欢你也不会察觉得到……什么的?噗哈哈还真是好笑如果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池袋的原因提出这个要求的话小静连约会的机会都没有的哦?不过这么一说倒是发现了自己占了小静的便宜啊……池袋最强的初次约会我折原临也拿走啦~!——”

“临也。”

“呃?”被突然打断发言的临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静雄稍稍用了点力气来握紧临也的手,“听说,只是听说而已,缺爱的人手心会冰凉什么的……不要误会我只是说出想到的……”静雄有点紧张。

「啊啊啊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小静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缺少爱啦,我可是拥有除了小静外全人类的爱意哟?总而言之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你别瞎想了听说就只是听说而已别拿出来当真现在怎么还有人相信这种东西……”

「糟糕——」

“额我就是说说……不管怎样、现在、我们算是情侣关系吧?那,我就有管的权力吧……”静雄觉得自己已经在胡言乱语了。

「我在说什么——!」

“就只是想让小静你难堪而已的演戏而已那么认真干什么啊!……要管不管随、随便你!”临也也快以为自己在胡言乱语了。

「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

“那、我就握到走回家了……”

“都说了随便!反正我明天就离开池袋了!”

……

「已经,快没办法放手了……」

……









「小静啊,是我的东西。」

「从遇见的那一刻开始。」

「就算我要死了又怎么样?」

「呵……小静。」

「小静。」

「小静。」

「小静。」





「小静。」

「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

「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小静。」

「小静。」

……



……



「静雄?」

6.Rewinding

“小静~快点快点,让爱人等待可不是一个好男朋友会做的事哦。”临也得意地咧开嘴角,毫不在意他人诧异的目光。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静啊啊啊!”静雄只觉得烦躁的很,身为一个男子汉一个讨厌临也的男子汉一个讨厌临也的多年不来也从未来过游乐场的男子汉……跟临也来游乐场约会,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看都很诡异啊!

尤其是,旁边那群叽叽喳喳的八卦家伙们(特别是某些女生),是想尝一尝被揍飞的感觉吗?

临也拍拍静雄的肩,“安啦小静,你又不是我真正的男友,假装这一天有什么要紧的嘛?你这么紧张,会让我以为你爱上我了哦。诶诶诶?难道我没猜错?小静你真的爱上我啦?哇啊啊不要吓我,怪物的爱啊我才不接受呢。好啦好啦废话不多说,快点进去~慢吞吞的小静~”

正想发火的静雄被临也一句话轻轻松松地堵了回去,只好不耐的跟着前面蹦蹦跳跳的临也进了游乐场。

游乐场大概自创立以来就是情侣们和已经升级成为带孩子的父母的情侣们的乐园,放眼望去不是熊孩子烦心就是情侣手挽手闪瞎眼,像他们这样的八成全场仅此一对,一起走路都仿佛自带圣光,抢眼属性S+无误。——理所当然的,静雄更加觉得当初答应临也的要求简直就是个错误。

不过也由不得静雄抱怨了,临也立刻以各种姿势展示了什么叫做死。

“临~也~老~弟~啊,恐高就别蹦极啊~”静雄戏谑地看着临也。

“……啰嗦。”临也克制住干呕的欲望,“不会安慰人的家伙还真是够差劲。我才不恐高呢。”

皱了皱眉头,“那,看见没。”

顺着视线望去,一家棉花糖铺子出现在眼前,门口长龙般的队伍嚣张地向周围生意平淡的店铺叫嚣:看吧看吧爷就是帅裂苍穹!

——棉花糖。

甜甜的,软软的,充满少女梦想的,棉花糖。

“临也你不会是喜欢这种东西吧……”静雄显得囧囧有神。

“作为惩罚,买两根过来。”想了想又补充到,“草莓味的。快去快回,小静一定不要因为时间赶所以笨到记错了。毕竟小静可是单细胞~”

“啧……”虽然被临也使唤和各种只有KY才看不出来的嘲讽有些不爽,不过静雄却没有生气到要一拳头把临也揍飞。比起回报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况且有些东西,习惯就好。

等排完长长的队伍,接受神圣的『哎呀给爱人买东西吗真是温柔的好男人』的目光洗礼后,手里拎着两根绵绵粉粉甜甜软软承载着某些少女们梦想的草莓味棉花糖的静雄回来的时候,临也却早就消失不见了。

“嘶——”被突如其来的冰冷所吓到,满脸怒气的静雄正回头挥出拳头却猛然顿住,临也版的『恶作剧成功的幸福微笑』充满恶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静还真是用心又听话的好孩子,模范标准哦。可惜是个不会运用大脑的暴力男。冷静冷静,呐,这个,牛奶哦。”临也摇摇手里的冰镇牛奶。

成功的安抚了某暴躁的野兽,对于这个结果临也十分满意,也不在意诸如棉花糖配牛奶这种诡异的食品组合。

表情凶恶的静雄此刻心中却隐隐约约的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是来自野兽的直觉,绝不可能出错!

上古的兽神啊,请赐予我力量,我是平和岛——啊呸什么鬼东西。

“喂,小静。”

静雄突然打了个冷颤。

“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静雄开始考虑信兽神了。

在管理员充满奇怪意味的目光下,静雄在幻想中咬碎了根本不可能被他咬碎的牙齿,跟临也进了同一个包厢里。

这种事情简直刷新下限,不过,他忍。-_-#

事实证明,小静还是图样图森破,『封闭&双人&高空Play』这种奇奇怪怪的标签逐渐影响着厢里头的氛围。某不负责任的大概是爱神的家伙任性的施加了『和恋人在一个小空间里真是好羞涩好不知所措』的同样奇奇怪怪的BUFF 。

第一个打破宁静的自然是临也智商碾压什么的没办法,“人类的话,就算再怎么恐惧,也会挣扎着朝着认定的地方前进,真是可怕的执着。万分不幸,我是个人类。不想承认——可怕的生物——跟小静一样。啊啊,不是指‘那方面’啦。”

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友好的开场白啊,心里叨念着静雄却完全不想搭理,结果不及时搭话的后果就是:

“呐小静啊,你的常识究竟是匮乏到什么程度?完全笨蛋到令人讨厌。这可是约会哦约会!”不愧是单细胞没有脑子——

话题朝着诡异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某草履虫决定沉默万岁,他承认和临也这种高智商生物交流非常有难度。

临也突然凑过来,双手搭上他的肩,陌生的触感传向大脑,“小静听说过的吧?”

精致的脸极度贴近,血色的双眸琉璃般魅惑而妖艳,“……什么?”

“在摩天轮升上顶端的时候。”湿热的气息徘徊在颈间引起战栗,刹那间有献吻的错觉,“相爱的恋人接吻的话,就会一直在一起……一直。”

微凉的唇印在了静雄的额上,临也眯眼轻笑。

“像这种事情啊,我才不会信呢。”

『执着的怪物。』

『即使这样……』

『卑劣的手段也无所谓。』

『……就算到了结局,我也是个懦弱的家伙。』

『那么,该谢幕了。……』

『再见哟,小静。』

5.Rewinding

“I——ZA——YA——”听到熟悉的怒吼声回旋在池袋的街头,路上的行人彼此对望,欣慰的笑了:啊,宛若天神召唤的恶魔之声啊!原来我还活着!

池袋的居民已经因为太久的“和平”而误以为出现了幻觉,远处的平和岛却希望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那一只,他无比讨厌的、该死的跳蚤折原临也——!

“哎呀小静,这么暴力是不行的啦。”临也晃晃手中的小刀笑着,“据我多年的观察经验,小静不想当暴力狂很久了,虽然这点根本不可能做到。而且以小静的单细胞来说变异是不可能的吧哈哈哈。来,小静小朋友,跟我学: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冷静啦!”

忍无可忍的静雄终于把自动贩卖机给扔了出去。

损毁池袋自动贩卖机×1

损毁墙壁×1

“我说过了吧,啊?临也老兄——”还没吼完的平和岛就被抢白。

“是是是,不要再来池袋~”临也转了转小刀,“但是呢小静,你想啊,池袋那么一个充满我们爱♂的回忆的地方要我不回来我是会舍不得的哟,于是,我折原临也在忙完一切事务后就赶回来回忆我们爱……”

迎面飞来的垃圾桶打断了临也的话。

“临也老弟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之间只有捕猎者和被捕猎者这种血腥的关系而已!”

“哎呀,多日不见小静居然会用比喻了,好厉害~☆”临也满脸惊讶的表情。

“你那是什么反应!不,重点不是这个,重要的是你这混蛋为什么会出现在池袋!”

不,小静,重要的是你的前半句话又暴露了好吗。

平和岛静雄国语有所长进Buff·破除!

获得成就·字字诛心!

“前面不是说了吗?小静果然还是单细胞没有大脑就不住话也捉不住重点还我吓了一跳以为单细胞变异了结果只是幻觉真实虚惊一场。重点是这个,小静。我想和你做一场交易。”

平和岛静雄显然十分机智的不信了。“你又有什么阴谋?”

“你误会我了啊小静,我可是认认真真地在跟你谈条件呢。”临也把小刀收起来,“成功的话,我就永远不出现在池袋怎么样?”

[折原临也]对[平和岛静雄]造成致命伤害!

[平和岛静雄]·完败!

“……什么条件?”被诱惑着不自觉说出。

“明天,做我一天男朋友吧小静~”临也笑得一脸灿烂。

“——啊?!”可惜闪到了静雄的眼。

4.Rewinding

“临也你这是什么意思?”平常笑眯眯的男人难得一见的严肃。

临也有些尴尬,“就你看到的那个,还有什么?新罗你退化成小静了吗?”

“或许静雄真的能够理解……”新罗一脸哀痛。

临也惊讶地抬头。

“毕竟啊临也。”新罗说得深情,明亮的眼睛像是要滴出泪水来。

“没有哪一个正常人会特地跑来他的中学同学家郑重其事地发好人卡。”

他岸谷新罗,对媳妇儿痴汉多年,积攒了几十张来自赛尔提爱的好人卡。

没想到有一天,出现了一张异类。

赛尔提嘤嘤嘤嘤我不是故意的嘤嘤嘤嘤我是爱你的嘤嘤嘤嘤QUQ

“我才不是那种意思……”临也觉得自己满脸都打着“全是恋爱的世界真可怕”。

“那是哪种?破坏我和赛尔提爱巢的美满?”

临也耸耸肩,“告别用的。”

“临也你……”

“我啊,就要死了呐。”

……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临也!?”新罗生气了。

临也轻笑,“我也要有开玩笑的资本。”

“……你认真的?”新罗愣住。

“这次与城市的角逐,我输了哟——”临也起身离去。

没有反应过来的新罗忘了阻止。

在门要关上的一刹那,忽然又打开:“开玩笑的。预知一切的以赛亚不可能死的啦。”

那张挂着笑的脸此刻看起来如此可恶。

“临也你滚边啊啊啊啊啊啊——”

“锵锵~”嘴里哼出无意义的音节,逃跑途中反身大喊,“对了新罗,赛尔提我也发了一张卡哟——”

“你这混蛋——”

“哈哈哈,再见~☆”

『今日的告别,也圆满结束。』

『……下一个人是?』

3. Rewinding

临也盯着手机屏幕,浏览着一个又一个的联系人。

客户就不用了,告别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先从最爱的开始吧。

至于“最讨厌”?

小静还真是麻烦。

那么,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告别吧。

明明只是个被讨厌的人。

打扰了其他人会感到困扰吗?

管他的。

反正,只要我开心就好啦。

“以赛亚哟,给人类带来福音吧~”

2.Rewinding

躺在床上无所事事。

不是懒到不想动。

是不想动。

比预计来得早……

原来家里那么安静么。

没有人——波江呢?

哦,对了……我让她旅游去了。

还有什么吗?

想不起来。

就算是现在,有人把我杀了,也不会反抗吧。

哈——原来我也怕死啊。

拜托了,一刀让我痛快点吧。

等死有点困难……

什么在响呢……

头好晕。

有人在叫我?

谁那么无聊。

“临也——”

啊啊,讨厌的声音。

真是讨厌。

是谁呢……

是谁呢?……











1.Begin

“请问是折原临也先生吗?”

“很抱歉我这么说,但是依我推断,您大概还有……五个月的时间。”

“最后两个月预计将逐渐丧失行动能力……”

“住院可以拖延一些时间。但是不能随便走动。”

“我是说,除了医院以外的地方。风险太大了。”

“至于接下来,就看您个人的选择了。”

“……”





“我选择……”





——!























——end——

评论(4)
热度(31)

© AWarbler | Powered by LOFTER